推荐资讯

监工也没必要因为一把野草打你一顿所以很顺利的那种草就拿了回来

发布时间:2018-05-22 13:23 浏览:
去卑立即反驳道:“不成,那么就咱们这些人,那些个羌胡人都是神箭手,咱们还没到近前,一轮箭雨就给射死了!所以必须让羌胡人没机会射箭!”
 
    豹哥没好气道:“那还能咋地,咱们还能直接跟他们说,对不起啊,我们要逃出去,你们先别放箭,等我们跑了之后再说啊!”
 
    去卑吐了一口吐沫,没有接话,豹哥瞪了去卑一眼,随后跟李林道:“诶!头儿,我也知道咱们不能硬拼,但是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呆着不是!”
 
    “用毒!”豹哥还没说完,李林忽然蹦出来这么远一句,把豹哥下了一跳,没听明白,立即来回张望,喝道:“有啥,有啥?”
 
    去卑没好气的骂道:“笨蛋,头儿用毒……用毒!”
 
    去卑也反应了过来,立即压低了声音,道:“头儿,你说用毒?”
 
    “啥?”就连豹哥都是下了一跳,也是压低了声音道:“头儿,你说…………”
 
    “哪有那么多废话!”李林一摆手,低下头,跟二人商量,道:“我都想了好久了,那些个胡人实在是不好对付,我们这些兄弟硬来的话,肯定是都要交代进去,但是这些个胡人多时吃那些烤肉,吃饭的时候太分散,但是有一件事,那些个胡人他们都要喝水吧!我们就从水上下手!”
 
    “水!”豹哥咂咂嘴,道:“但是我们也是要喝水啊!”
 
    “笨!”去卑骂了一句道:“头儿,你是说,我们不喝水,就让胡人喝!”
 
    “对!”李林狠狠一点头,道:“只要全给胡人干倒下就成,我们抢了武器就就能跑!”
 
    “嗯!”豹哥点了点头,随意又道:“但是我们没毒药啊…………”
 
    “哼!”李林冷哼一声,缓缓说道:“铁厂里就有!”
 
    “炼铁的地方?”豹哥疑惑道,说着还看了看去卑,去卑也是一脸的糊涂,但是这个用毒,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李林眼睛一眯,看着去卑,给去卑看着直毛楞,不知道怎么忽视,李林立即道:“去卑,你忘了,你跟我说过,这矿场炼铁之后,出来的河水让这些矿山寸草不生,但是有一种草却可以生长!”
 去卑点点头,道:“是啊!这些草在后山却是会找到一起,而且还有…………还有毒!”
 
    “对!”豹哥也忽然想起来了,随即道:“我知道这个草,正常如实只吃这个草毒性不大,但是只要混合一种东西…………嘿嘿…………”
 
    豹哥忽然阴笑了出来,李林疑惑的问道:“哦?啥东西?”
 
    豹哥在奴隶圈混了这么久,肯定知道了不少李林和去卑都不知道的事情,看着豹哥的样子,李林就知道,有门!豹哥一脸的坏笑道:“嘿嘿,那个草啊,吃上一些没什么大碍,只不过会肚子疼而已,闹闹肚子,但是……但是只要加一样东西,我保证,肯定让人全倒下!”
 
    李林没好气道:“别废话,快说!”
 
    “尿!”豹哥忽然蹦出来一个字,李林和去卑愕然,随即都是嘴角一条,笑了出来,去卑看着豹哥,疑惑道:“嘿!你说豹哥,你是咋知道啊?”
 
    豹哥鄙视道:“就知道你会这么问,告诉你,那个草和尿液混合在一起是一个偏方,可以治疗烫伤,后来听说有人误食了,结果就直接拉死啦……哈哈…………”
 
    李林点点头,道:“嘿!尿液本来就可以治伤,估计那个草也就是帮着助长药性吧,不过这一下就好了!”
 
    “嘿!”豹哥笑了一声道:“头儿,明天我就叫人去采那些草!”
 
    李林点点头,道:“下面,就要想办法混进去炼铁的地方了!”
 
 第六十一章 逃出生天(2)
 
    胡人竟警觉性是很强的,所以就连跟努力一起喝水的地方,都不在一起,在矿场里面,又一个地方,这里不是奴隶在工作,那里竖起这烟筒,不是的往外冒着黑烟,那里就应该算是一个矿石精炼厂了吧,把杂质太多的矿石统统运到这里面,经过几步的提纯,而后才从铁厂运走,因为胡人刚刚占领这个要塞没有太久,所以还达不到一条龙服务,是一个铁厂,确实不能直接在把矿石炼成钢铁,而后在打造兵器,这还要感谢这个要塞本人的守备,在知道刘和拱手将这个地方已经给了胡人,所以将里面所有的设别全部毁坏,胡人就要在运来大批的奴隶,重新起炉灶,但是这要是吧设施全部在健全可是需要不少的时间。
 
    在炼铁矿的地方,里面怎么说也算是一个技术工种,所以里面的工人并不是奴隶,很多都是羌胡人的铁匠,在里面工作,地位甚至比这些羌胡人的士兵地位还要高,而羌胡人所用的水源呢?就在这里面,有一处深井,里面出来的水是可以饮用的,而奴隶的水源则是要次一些,不过也算是能喝的水,但是胡人随身都会带着水袋,每天他们都会在炼铁的水源那里打水,所以李林必须要混进去。
 
    要是放在以前,这个可是困难以前,但是现在,李林已经是老大了,这点事情根本不算是,虽然铁厂里面都是工人不是奴隶,但是你总要有工人将矿石运进去吧,李林就要靠着这个机会进去。
 
    第二天日落,就看到奴隶们一个个怀里都带着东西回来了,监工当然会查看,但是一番,是一推没有用的干草,问干嘛的,奴隶们都说“吃不饱,饿了吃点野草还不让啊?”谎话还不好编,监工也没必要因为一把野草打你一顿,所以很顺利的那种草就拿了回来,夜里,赶紧将这些个干草用石头磨碎,研磨,研磨出来的浆水就是李林想要的。
 
    第二天,再将浆水晾干,成了粉末状,这样就容易夹带了连续三天,第四天一早,就看着李林,豹哥,去卑,卡夫罗几个人,推着车,运着矿石,缓缓的走进了立着大烟筒的炼铁厂。
 
    缓缓的走了进去,李林的眼睛一直在观察着周围,这里的警戒力量明显要少一些,而且那些劳作的工人可是跟那些羌胡人的监工不一样,要对李林他们这些奴隶态度好得多,李林简单的一个要求,就是想喝点水,有啥不同意的,工人呢欣然同意,但是可没人给你倒水啊,给李林他们一指水井的位置,自己喝去吧。
的人立即开始解裤子,不一会,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了起来,直接都将那些没有同届的药粉给冲的溶解了,舒爽了一阵以后,李林火速提上了裤子,一挥手,道:“走!”
 
    众人一点头,一起走了出去,还跟着那些羌胡工人打招呼,李林心中也是有些对不起他们,其实本来不想毒你们的,但是没有办法,谁让你们倒霉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林和众人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出了李林最信任的一些人意外,其他的奴隶都不知道,只是知道要听老大的就是了,等待的时间,是最折磨的人,知道第二天早上,胡人那边竟然还没有动静,李林众人都以为是不是那药效失灵了,众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吃了饭,已经开始去干活了,但是众人没有发现,今天的监工少了好多,就看到一个胡人监工过来,脸都绿了,缓慢的说道:“快……快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