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倒是有几分赵云七探盘蛇枪可是不论天赋和火候都还是差太多了

发布时间:2018-05-31 16:18 浏览:
“竟然袭我军营寨,好胆!”伯长一声怒吼,回身厉声喝道:“敌军来袭,警示全营!”
 
    “诺!”随着一名辽军应下,片刻之际,阵阵警示之声伴随着大吼着,响彻全营。
 
    “敌军来袭!敌军来袭!”
 
    然而就在此间,那无数江东兵已是冲至寨门处,件随着阵阵喊杀声,直直冲向塞门,见此情形,伯长当即集结附近值夜的辽军,死守在寨门处,已待营内将领出来救援。
 
    “可恶,竟是叫如此数量敌军潜到此处,那些斥候在做什么?”随着一声怒喝,王二手持长枪,朝着面前冲来的敌军狠狠戳去。
 
    “弓箭手!放箭!”正当伯长一众人在营门口苦苦抵挡江东兵马之时,忽然一声怒吼,就看忽然冲出无数的辽军弓箭手,几轮箭矢之下就射到了不少的江东兵马。
 
    “亨儿!”太史慈大喊一声。
 
    “明白!”太史亨一抱拳,手伸出口中吹了一记响哨,随着一记响哨响起,营内顿时涌出千余轻骑,为首一人更是大呼道:“让开让开!”
 
    牵过急奔而来的战马,太史亨一翻身,跃上马背,举枪喝道:“众将士!随我来!”
 
    “喝!”千余早早埋伏在营内的轻骑大呼一声。
 
    随即辽军营门打开,骑兵杀出,立即将前来偷袭的江东兵马杀的人仰马翻,江东兵马见势不妙,立即撤退。
 
    “追!”高举银枪,太史亨望了一眼太史慈,见太史慈一点头,当即策马急追,了出去,身后更是冲出已经集结好的骑兵,跟随而走。
 
    “杀啊!”太史亨一路追杀,来到了一片林子,当然,就是陆逊和吕蒙停下来的那一片林子,忽然火光大起,杀声肆虐,一时间,一片片寒光飞速闪过,箭矢!林中暗藏弓箭手!
 
    “啊!”嘴干而来的轻骑一阵惨叫,竟是不下于两、三百将士纷纷落马,顿时队形乱成一团。
 
    “怎么可能?”太史亨惊呼一声。不是他疏于防范,而是他知道,此处有不少辽军斥候,是故他才敢如此大胆,在夜间急赶,他哪里想得到。竟会在自家门外,遭了敌军埋伏呢?
 
    “怎么可能?呵,怎么不可能?”随着一声轻笑,远处林中闪出些许亮光,一名将军模样的人手持火把。笑吟吟望着太史亨等人椰愉道:“正所谓穷寇莫追,追上了,可是叫你命的哟!”最后一句,森然不已。
 
    “陆逊!好胆!”太史亨立即反应过安利,林中轻笑那人便是陆逊,怒吼一声。
 
    “喔?是么?”陆逊嘿嘿一笑。右手一招,顿时身后林中,露出无数闪过寒光的箭头,而官道两旁。亦不知从何处渐渐涌来无数敌军。
 
    “那又如何?”太史亨冷笑一声,四下望了望,面色冷峻,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眼前的敌军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冲出去的,低头厉声喝道:“众将士戒备。我等冲出去!”
 
    “冲出去?好大口气!”陆逊哈哈一笑,右手一招,淡淡说道:“让他冲!”顿时,只见四面喊杀声乍起。四周敌军密密麻麻,将太史亨等人围的水泄不通。
 
    “哈!”太史亨大喝一声,手中银枪一甩,指着说话那人喝道:“众将士,杀过去!”
 
    “咦?”太史亨的气魄倒是叫陆逊有些佩服了,看面相,这小子可是不大,没想到就有这样的其实。
 
    但是江东兵马准备充足,加上弓箭手已经射倒下数百人,太史亨虽然勇武,但是也是苦苦抵挡。
 
    “哈!辽军贼子!羞得猖狂,某来也!”忽然林子之中冲出一人,不是别人正是吕蒙。
 
    “呔!”怒吼一声,太史亨接下吕蒙一剂力劈华山,吕蒙狠狠压下,太史亨双臂法力,喝道:“开!”
 
    “喝!”吕蒙喊了一声,自己的长刀竟然被太史亨弹开,心说“这小子好大的力气!”
 
    “和!”太史亨势头不减,银枪一抖犹如一条灵蛇直奔吕蒙,倒是有几分赵云七探盘蛇枪的韵味,可是不论天赋和火候都还是差太多了,赵云的七探盘蛇枪一出,就好似无数条灵蛇不成了一张大网想敌人杀去,而太史亨却只能形成一条灵蛇般的枪势,差距其实也是蛮大的!
 
    “哼!好小子!看招!”吕蒙领军多年,也是武艺高强,长刀横出夹杂罡风撞在了太史亨的银枪之上。
 
    “额!”太史亨一招力气被吕蒙轻易化解,立即手枪,因为吕蒙的长刀已经砍了过来。
 
    “当!”一声脆响,太史亨挡住了吕蒙的一刀,吕蒙狞笑道:“哼!小子,刚才是某轻敌,看你现在如何弹开某的长刀!”
 
    太史亨已经没有功夫回答吕蒙的嘲讽,吕蒙这一刀果然比刚才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太史亨紧紧的咬住牙齿。
 
    “喝!”脑门青筋暴起,太史亨用尽浑身力气弹开了吕蒙的长刀,吕蒙身子一晃,道:“呵呵!小子!好武艺啊!”
 
    “呼!”呼出一口浊气,太史亨瞪着里面道:“哼!贼子休要猖狂!”
 
    “哈哈!”吕蒙大笑道:“不是某猖狂啊!看看你的身边吧!”说着里面长刀扬了扬像是指了指四周,看那架势并不是想要跟太史亨继续打下去的样子。
 
    太史亨往四周一看,果然,吕蒙已经没有打下去的价值,因为自己的身边就剩下了不过三四百的骑兵,自己带出来两三千的轻骑,已经就剩下这些了,其余的当然或是被敌军的弓箭手射死,果实直接被冲上来的兵马给宰了。
 
    “哼!”太史亨怒喝道:“贼子!就算是今天葬身于此某也要取你狗命!”
相关阅读